五分糖
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
 

Day46

-18-

-19-


“你们这是要死啊!”

莫母一开门,就让两只落汤鸡惊得尖叫出声:“有什么想不开的要大冬天出去淋雨啊!”

她一边念,一边将两人推进浴室,麻利地开浴霸、放热水:“快点洗澡!蒸熟了才准出锅!”

“砰”莫母甩上门,将两只落汤鸡留在里头狂打哆嗦。

“幼不幼稚!”莫笑天僵着手解纽扣,“哪个神经病院把你放出来了。”

“是你批的啊,院长!”曾泽扔掉又湿又重的外套,缩在浴霸底下不肯动了。

“快脱!会悟出肺炎的!”光溜溜的莫笑天去掀他毛衣。

曾泽蜷着身子不让他得逞:“不、不要!你先洗。”

“妈的。”

莫笑天骂了声,双手使劲,将他数层上衣一并从背后撩起用力一拔:“快...

 

Day45

-17-

-18-


曾泽今年十五岁,这是个半尴不尬的年纪。离成年差了点,却也不想被长辈所左右。他确实盼着能早日自食其力,和父亲一样,穿着飒飒警服,糊口养家。可是他从没想过,有朝一日,他会以这样的方式,失去父母的庇护,为存折上的数字所忧心。

他合上存折,长叹口气,把存折藏进书包夹层里,继续坐在马桶上发呆。上面的数字已不太好看,不过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母亲留下的存款作为夫妻共有财产,被全部冻结起来,剩下的保险理赔本就不多,后来买墓地、办丧事时也用得七七八八,最终只余下四万多一点。这一点钱,再加上每月的低保金,要撑完他十八岁又一个月前的两年零两个月里,所有的吃穿用度,实在是……有点难...

  2

Day44


-16-

-17-


“妈,我们出门了。”

“诶!牛奶拿了没?”莫母擦着手,匆忙从厨房出来,一瞟桌上剩着的利乐装牛奶,骂道:“和你说多少回了,长身体的时候要多补点钙!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,想和你哥长得一样矮吗!”

莫母把牛奶塞到莫笑天手里,又和颜悦色地问曾泽:“晚上吃红烧肉好吗?”

曾泽下意识点过头,才反应过来,忙不迭摆手:“不了阿姨,我今天……”

莫笑天不给推脱的机会,揽住人往外走:“好好好,真是罗嗦~”

“兔崽子!”莫母叉腰骂他,还不忘叮嘱:“晚上早点回来吃饭啊。”

“知道了~”

“不是,我……”

“快点走,要迟到了~”

等两人跑没影了,莫母这才低叹一声,揉了揉...

 

Day43

-15-

-16-


浴室里水汽氤氲,曾泽看见镜中的自己,已和三个月前大有不同了。高了、瘦了,看上去更薄情了,也和父亲…更像了。

他任由水雾将镜中自己寸寸吞没,转身再不去看。曾泽草草擦干身体,拿起干净的睡衣穿上,走了出去。

莫笑天斜靠在沙发上,捏着单词本睡着了,轻轻打着鼾。曾泽走过去,还没来得及抽走他的单词本,莫笑天就已睁开了眼:“干嘛?”

半梦半醒时的沙哑嗓音,渐渐趋向成人之态。曾泽一时觉得有些好听,稍稍一愣,便让莫笑天将他的手攥进了掌心。

“洗好了。”曾泽错开他的视线,将手收回:“你快去。”

“哦。”莫笑天伸了个懒腰,没有束起来上衣跟着上滑,露出半截附着肌肉的瘦腰来。...

 

Day42

-14-

-15-
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年级组长直直望向班长:“徐睿,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?”

“我……”他脸色惨白,只觉自己喉咙发紧,连一个谎都编不出了。

徐睿颓然摇头,小声讷讷: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年级组长不再看他,叹了口气,又道:“李老师,我知道你第一次带毕业班,经验少。所以再三提醒你,和你之前带班上课不同,作为班主任,一定要摆平心,不能带着有色眼镜去教育学生,更不能先入为主。你呢?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?”

“不是……”班主任心里打鼓:“我只是……”

“别解释了。”年级组长止住他的话头,面向曾泽和莫笑天:“你们受委屈了。我已经批评过他们了,大家都是朝夕相处的同学、师长...

 

Day41

-13-

-14-


医务室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精味,莫笑天坐在床上,已是疼出了一脑门子的汗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居然能这么背,医务室连碘伏都用完了,这酒精消毒,简直如同杀猪。

一旁的年级组长看他脸色发白,便转头询问两大“三好学生”:“给老师说说,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

“是……”

班长抢过话头刚要开口,他们的班主任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:“莫笑天!你怎么又闯祸?特长生能保送一中很了不起是吗?你再这样下去,身上背个处分,看你还能不能上一中。”

曾泽瞧班主任这急扣屎盆的护短模样,气笑出声来:“老师,您名字说错了,不是莫笑天,是徐睿。”

“曾泽你什么意思?”班长回头看他。

“聪明...

 

Day40

-12-

-13-


曾泽这个学习委员是货真价实的。

次月月考,莫笑天的成绩简直惊掉了年级组长的眼睛:

“……诶,这次月考,进步最大的,是我们初三(3)班的莫笑天同学。他从倒数一百名,冲进正数一百名。希望在剩下的学习时间中,大家能像他多多学习,争做一匹亮眼的黑马……”

“怎样?”莫笑天压不住心底得意,瞟眼看曾泽:“给你长脸了吧?”

曾泽静静回望:“你和我之间,还差72名,81分。”

“…扫兴。”

莫笑天翻了个白眼,低头去翻手里的单词卡,心说:你和第二名之间还差11分呢。

第二名是班长,这次11分的差距,可以称得上是历年最大,听说今早揭分后,班长都跑厕所里哭过了。...


  1

Day39

-11-

-12-

窗外的秋蝉,叫得声嘶力竭,像是在绽放生命最后一刻的花火。

屋里,莫笑天的笑容渐渐僵硬,他站在那里,似乎有些愤怒,更多的时不知所措。扪心自问,他从没想过考学之类的问题,家里有个学霸哥哥顶着,父母也从不在学习上给他压力,他自然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标标准准的“纨绔学渣”。如今已是初三,突然要拾起这些半生不熟的知识,莫笑天其实是慌张的。

所有的话,一旦说出口,就必须要做到,这是他们家唯一的规矩。而且……他并不愿让曾泽失望,或者说,他,莫笑天,不想再见到那样的曾泽了。所以他早就想好了,即便要夜夜苦读,抱着大哥的大腿求辅导,他也一定会考上市一中的。可现在……

“对、对不起。...

  2

Day38

-10-

-11-

严格来说,莫笑天和曾泽不熟。

虽然都是班上的中队长,但学习委员和体育委员,从来都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。再加上曾泽的嘴,奇毒无比,莫笑天见到他,一般都是绕着走的。

为数不多的印象里,曾泽都在走路。不是现在这提不起劲的颓样,而是自带闪光,骄傲地像只孔雀一样,昂首向前,不惊不惧。

啧…莫笑天踢出一块石子,击飞了曾泽险些要踩到的易拉罐。

“这么认真看路都差点崴脚,你看天走路的时候,怎么没把自己摔死?”

曾泽站定,扭头看他:“刚从天上摔下来,没适应。”

“……”莫笑天冲他比了个大拇指。


学校离曾泽家不太远,一会儿功夫就到了。

屋里不像昨天那样味儿了,视线...

  1

Day37

-09-

-10-

八节课了,莫笑天一秒瞌睡都没打过,下课也不往球场赶,就连午休时都老实呆在班里,认认真真做卷子的行为,真是惊掉了一众老师的下巴。

“长大了啊。”英语老师欣慰地摸了摸他的脑袋,抱着课件走出教室。

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,学生们麻利地收拾书包,准备赶在老师抓人留课之前,先一步开溜。

莫笑天摘下眼镜,长长地伸了个懒腰。他感觉自己的学习生涯,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,他就差把脚骑上来写卷子了。

曾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,拿着他的卷子仔细看着。

“怎么样?”

曾泽看了他一眼:“除了莫笑天三个字,我到现在一个字都没认出来。”

“……”
别人写字是狂草,莫笑天写字是甲骨文。不...

  1

© 五分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