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成为加班汪
(´இ皿இ`)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 
 

[剑网三][策佛][心太脏]嘘,小声点(冬至番外)

  冬至,寒风刺骨,繁星闪烁。

  寂寥无人的寺庙里,回荡着诵读经文的声音。忽然,传来敲门的声音,有人在屋外高喊:

  “请问,有人吗?”

  木鱼声止,迟暮方丈颤巍巍起身,柱着禅杖,一步步走向门口。

  门闩落地,方丈抬头看着眼前穿着破旧铠甲的男人,笑道:

  “阿弥陀佛。”

  “今晚,我可否借住一宿?”

  “施主请随我来。”

  空旷的院子里,只有枯乏的脚步声响着。

  方丈不问男人也不说。他们一前一后地走,直到回廊尽头的意见卧房,里面是软榻,暖炉烘得整个屋子都是热乎乎的。

  右侧的案上供着一个牌位,空白无名。只有三支刚燃了不久的香,屋里味道好闻极了。

  男人深吸一口气:“好饿。”

  “饿了的话,案上的肉包子还可以吃。”

  “诶,方丈身为出家人,还能吃肉包子?”

  他笑着摇摇头:“荤乃蔬菜之臭者,老衲从来不吃,只不过,朋友喜欢,我便总为他留着罢了。”

  “朋友?”年轻的将士挑着眉梢,好不邪魅。

  “不错,只是…他以后就再也记不得老衲了。”

  话语透着绝望,眼底却是满满的笑意。

  “那……”

  将士还欲再问,方丈却将包子塞进了他的手里:“吃吧。”

  温热的肉包子煨在手心里,暖得人想落泪。

  他看见方丈转过身去,望着空中明月,叹息:“吃吧。”

  像是受了蛊惑,他一口咬下,肉香四溢,微有些烫口的汤汁,香甜无比的面皮。

  “好吃!”

  将士狼吞虎咽地吃掉了最后一口,还没开口道谢,便听方丈禅杖一敲,男人便觉满脑袋嗡嗡作响。不知名的片段在眼前飞舞——歪着脑袋在客栈门口打瞌睡的小和尚,衣衫凌乱躺在床上的小和尚,跪在火海之外满面是泪的小和尚,在禅房中惊喜不已的小和尚……

  “啊!”

  往生咒不绝于耳,零散的记忆被击得粉碎,方丈紧闭双眼,不停地念诵经文。

  “苏升……”

  男人已经痛苦地蜷曲在地,紧紧抱着脑袋,却还是固执地念着那个名字:

  “苏升……”

  “苏升……”

  “苏升……”

  “苏……升…………”

  一盏茶的瞬间,他终于念不动了,闭上眼睛:“别…念了……”

  “苏升,别念了……”

   经文声戛然而止,方丈仰起脑袋,看向明月,眼底满是泪水:“再待下去,就没人来为你超渡了啊。”

  “是啊……”他看着自己愈显虚无的手,无奈笑开,“你为我念了几十遍的往生咒,念了几十年的冬至。我再不走,也就真的负了你的意啊。”

  “才勋。”

  苍老的声音颤抖着,不复往昔活力,苏升转过身子,老泪纵横。

  空中渐渐淡去他的身影,曹才勋冲他挥挥手。

  “呼——”烛火尽灭。

  苏升柱着禅杖,一路走到庙后,盘腿坐在坟包前,拉过袈裟将墓碑擦了擦,本就没有灰迹的墓碑,更是一尘不染。坐直身子,他双手合十:

  “南无阿弥多婆夜,哆他伽多夜,哆地夜他,阿弥利都婆毗,阿弥利哆,悉耽婆毗,阿弥唎哆,毗迦兰帝,阿弥唎哆,毗迦兰多,伽弥腻,伽伽那,枳多迦利,娑婆诃。”

  第三十万遍的往生咒。

  他看着眼前的阿弥陀佛,笑了:“我不求来生还能和他有缘再见,但求他能享一世安康。”

  佛只是淡淡看着他,不喜不悲、不言不语。

  苏升也不多求,嘴角挂笑,阖起双眼。

  次日,有人来庙里,却找不到这唯一的和尚,绕到了庙后,才发现方丈已经圆寂。皑皑白雪覆裹全身。



23 Dec 2013
 
评论
 
热度(11)
© 五分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