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糖
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
 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十)

“我实在是看错你了!”

了无提着那乞丐,又舍不得一把扔到地上。两人滞闷半晌,他已有些脱力。

忽的,手中一轻,方缘用脚尖点着地,又痞痞地笑开了:“怎地?你这番是为了显摆比我高的这一分半寸吗?“

僧人不语,紧抿着唇,又将他往上提了些。

“啧。就你这脾气,普天之下,除了我,大约是找不到第二个人如我这般……”

他张了张嘴,没说出半个字,又缓缓闭上,脖子一歪,如泥一般软了下来。

“……”了无一愣,险些吃不住受伤的重量:“方、方缘?”

他抖着手探向乞丐鼻间,许久未觉呼吸。了无终于慌了神,将人放在地上,颤巍巍地伏到方缘胸口去听他心跳。

伴着有力的“咚咚”声传来的,还有那从鼓膜一路穿透直击心房的两个字——爱你。

僧人见他居然是装死,正要发怒,便被扳住下颚,一口吻了个彻底。

不同于上回,让方缘吻得心神恍惚,了无这回攒足了怒气,由着他把舌头探入自己领地,一合唇齿直将乞丐咬得呜咽出声。

方缘受伤使力,微微将他下颚往下掰开几分,松了口:“你好狠的心呐。”

这语调,像极了寻春楼里的姑娘对叙旧未见的恩客的埋怨。

嗯……不要问了无是怎么知道的,总之,他就是知道了,并被这样的方缘吓了不轻。

乞丐吐着舌头散痛,受伤的力量却没放轻,了无下颚的血色很快就散没了,犯起麻来。

“松开。”他吐的字变了音,不似平日沉稳,多了几分可怜的味道。

小小丐一下就听直楞了。

方缘咽了口口水:“了无你知道吗?说那些话,原本只想赶你走,不与我一同受苦,可你却自投罗网的回来了。我现在只想自私一回……”

“办、了、你……”

三个字贴在僧人的耳边,一顿一停地吐了出来。温热的呼吸顺着耳道钻了进去,激得那鸡皮疙瘩从后脖子蔓延到了尾椎上。

“我……”

袈裟被慢慢褪下,落在了臂弯里,了无有些冷了,在冬日的夕阳里轻轻颤着。他耳根绯红,素来无喜无悲的脸上染了春色,俏媚动人。

这是方缘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景象,而今天,它切切实实地出现了。

只可惜那乞儿,却再也见不着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昨天发过,结果漏了一句话,连忙删了,抱歉抱歉

  9
评论
热度(9)

© 五分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