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成为加班汪
(´இ皿இ`)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 
 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八)

“施主切莫胡言。”那和尚明明面起红痕,偏强摆出镇定自若的样子,轻声一咳:“小僧一直将你视作亲友,并愿这情长此以往地延续下去。”

“但我不愿。”

方缘一语掷地,猛然将他一拉。两手圈住他的腰,埋在他的肩头:“我不愿只做你的兄长。了无,我真的,喜欢你。”

他愣愣的杵在方缘怀里,滞闷了好几秒:“你且放开我。”

“好。”方缘应了,容他摆正身子,又伸手摸摸了无光溜溜的脑袋:“该剃了,头发要往出长了。”

了无正被他三声喜欢给砸得晕乎乎的,这会儿讷讷地哦了一句。

就一句。一个字。

哦。

方缘立时捉了机会,扣着他的脑袋往自己脸前送。凭着记忆里的轮廓,一口吻了下去——正中红心。

这头的了无还没回神,就被夺了唇舌的主管权。方缘的舌头发挥着如主人一般的流氓气质,对着那丝毫没有经验的、青涩红舌,又吸又吮。在舌根除连刮带扫,不给他半丝醒神的时间。

好像有什么不对!

可是大脑一片空白,丝毫没有在转。

了无发懵了,就和那官府上门征收香火,遣散师兄时一样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……不知道该怎么做……

他只能坐在庙后的石阶上,一个人默默地流眼泪,直到双眼犯肿,脱水噎气。才终于起身,取了方丈的袈裟,慢慢穿上,师傅曾说,下山化缘吧。了无淘气,未依言照做过, 直到那日。他拿上所有家当,下山化缘了。

他化到了,属于了无自己的缘。

方缘。

“你、你不会被我吓傻了吧?“

小乞丐现在看不见了。方才莽撞地将人吻了,这会儿,他听不见了无半分声响,更看不见他的表情。

这比现在了无扇他一巴掌,说上些狠绝的话更让人难过。

他能听见这人没走,熟悉的呼吸声还在耳边规律地响。他也能感觉自己心里怦怦直跳,忐忑地厉害。

鞋底和粗粝地面的摩擦声,细琐的衣物间的摩擦声,还有那佛串落地声。

了无跑了。

脚步声渐渐远了,方缘垮了身子,靠在墙根,深吸口气,又慢慢呼出。

意料之中的结局。

他身上的伤并不太重,皮肉之损,尚可熬过。只是那双眼睛,被人一刀斩过,完全失明。怕是大罗神仙也治不好了。

何苦再拖上了无呢?


07 Jun 2016
 
评论
 
热度(5)
© 五分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