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成为加班汪
(´இ皿இ`)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 
 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七)

晴空万里,微风轻拂。

小僧正盘腿坐在破庙里静静冥思。

忽然一阵疾风呼啸而来,倏地在他眼前停下来。

“我我、我!”那个半大的乞丐箍着他的肩,大力摇晃起来:“芳儿、芳儿他亲我!”

这声声控诉,嚎得了无眼皮直跳:“施主!!自重!!”

“我自重啊!是芳儿他亲我的!我我我!!我我不喜欢她!!”

方缘委屈地都快哭了。

谁要喜欢那个人啊!他他他,他喜欢的明明是、明明是……

了无见他撇着嘴角红了眼眶的可怜样,叹道:“无论怎么说,那都是姑娘家,亲你得花多少勇气?你就这么跑回来了?”

“我、我!”方缘噎了半天,终于憋出一句:“了无!你就这么想让我和姑娘家黏黏糊糊吗?”

这话说得似乎哪儿不对,但了无怎么都没想到原由,索性又垂眼静思。

了无啊了无,你究竟懂不懂?

 

“了无,我喜欢你。”

迟迟得不到回应,方缘有些害怕。他现在看不见,不知道了无的脸上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。

避如蛇蝎或是惊愕不止?还是说,会一如既往地保持着那样淡漠的表情?

他越猜,越少了几分害怕。最后噗嗤笑了出声:“哈哈。”

那人的眉眼都在自己的记忆里,看不见,又何妨?已注定要念一辈子,永世不忘的。哪怕现在,了无夺门而出再不回头,他也不怕,因为那僧人,一直在自己的心尖上,颂佛打坐。

“……你说……什么?”

“我说……”方缘顺着声源摸去,一点点抓住他的手,捏得紧紧的:“了无,我喜欢你。”

“你可知、你可知你在说什么?”

了无试图抽开手去,却是徒劳:“你是想以这样的玩笑来证明自己很好吗?”

“不,当然不是。”

他的脸上应该有些红了,连耳朵尖都该发烫了,那样脸皮薄的僧人……

“我可糟糕了,”方缘挑着嘴角,一股子许久未见的痞气,从骨子里散发出来:“不信,你摸摸。”

他捏着了无的手就往自己的裤裆放去,昂扬的灼热,烫得人臊得慌。

僧人一向是清心寡欲的,自己的欲望都不曾纾解几回,更别提,这么直咧咧地放到别人的那处上……

“你!”

了无抬起那只未被掌控的手,挥到他的脸旁,止住,又收到身前徐徐一拜:“阿弥陀佛。”

所以说,方缘真的,真的最讨厌听这人宣佛号了!


05 Jun 2016
 
评论
 
热度(9)
© 五分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