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糖
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
 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六)

“了无,你有害怕的事吗?”

波光粼粼的湖面,两少年就躲在岸边的树荫里偷闲。哦,不、偷闲的只有一人,那小和尚依旧低声颂佛,被烦透了才会答上一句,比如现在:

“师傅说,心无求,则无欲,心无欲,则无惧。”

方缘躺在地上,嚼着草梗子,盯着他瞅了半晌,一蹭一蹭地枕上他的腿:“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你比芳儿好看多了。”

要问芳儿是谁?那可是城里出了名的美人儿。

了无手里的佛珠突得一滑,险些要脱出手去:“休得胡言!”

“我可没瞎说。”方缘咕哝着,眼里除了有些愠怒的僧人的倒影,再无其他了“那大胸大屁股的,看得就让我腻味。”

他正正心神,不再去搭理他,又兀自开始静修。

殊不知,腿上的人儿睁开眼睛,一眨不眨地望着他。

我怕的事儿,太多了。怕你会畏惧我的感情,怕你与我天各一方,再不相见。

我最怕,看不见你。

 

了无背着方缘,赶回长安,他想找个大夫来,好好为方缘把脉诊治,可他不依。

”我的身子,我自己知道。了无,你要有那闲钱,不如给孩子们添些伙食,往后战事起了,饥一顿饱一顿,不知要挨到何时。“

他侧着身靠坐墙角,蓬乱的额发遮去眉眼,一身血污都未曾洗去。

“方缘!你便听我的吧!”了无急了眼,声音不由大起来。

面向了无,方缘灿烂地笑起来:“放心,我真没事。”

“你!”意识到自己失态,了无长舒口气,又道:“你究竟要瞒我多少东西?你又准备偷偷离开吗?”

方缘语塞,沉默地垂下头。

了无上前一步,单膝着地,撩开他的额发,拇指在他蒙眼的黑布上摩挲:”眼睛,怎么伤的?“

他可以透过薄布感受到狰狞的伤口,长长的口子,也像是划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“没事,本来喝醉的时候,就看不清。”

“我帮你去找大夫。”

“哪儿来钱?我是一个乞丐,指不准,眼瞎了,往后的日子里,能讨更多钱了。“

方缘还在笑着,只是比哭难看上了几分。

“了无……你过来,让我抱一下……”

僧人叹气,上前抱住他,拍了拍他的背脊:“别瞒我,好吗?”

素色的袈裟早就被那乞丐给染出了一团血色,现在又蒙了灰,更是见不得原来的面貌。

“好。”

方缘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“了无,我喜欢你。”


  11
评论
热度(11)

© 五分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