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糖
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
 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五)

万事皆空的了无,最终还是未能放下心。匆匆安顿了乞儿们,好生嘱咐之后,一路赶往洛阳。然而……迟了……

 

天宝十四年十二月十二,洛阳失守,安禄山纵兵抢掠,毁尽繁华东都。

他不眠不休地赶来,堪堪抵达洛阳城郊却听得如此战报,脚下踉跄,忙用长棍柱地,稳住身形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了无向那仓皇而逃的难民一合礼:“施主,洛阳城里……”

“让开让开!别挡着道!”

“哪还有什么城!”

“城里没有活人了!”

“大师你也赶紧走吧!“

“大师!不可往城里去啊!”

“大师!”

“大师!!”

“了无,我和你说,我好像有个喜欢的人了!”

方缘蹲在路边,折了根树枝在沙地上瞎划拉着:“你说,我该不该和那人说啊。”

“小僧不才,解不得这红尘之缘。”

那人抬头看向自己,弯起眼睛,笑了:“哦,那便不说吧。反正……总有一天,会知道的……”

木鱼声稳稳地响着,了无闭了眼,又念起心经:

“……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……”

方缘消停了许久,沙地上有了人的眉眼,慈悲温润,却也显得无情无心。他又用枝丫将那人抹了干净:“大师,什么是色啊?”

“……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,无眼界,乃至无意识界……”

“了无大师?你怎么不回答我这问题了?”他将手上的砂硕拍干净,伸手去掀他眼睑,“这么难答吗?”

“大师,你倒是告诉我嘛,也教教我佛法呀~!”

木鱼声止,了无将他手拨开,也不看他,垂眼望着手中木鱼:

“佛曰,不可说。”

 

寒冬,夜来得特别早,微微飘雪的夜,更显战后洛阳的萧索。

了无避过巡夜的叛军,在堆叠的尸体中不住翻找。

他甚至想不清,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在里面看见那张熟悉的脸。

何所求?

不知。

何所欲?

无晓。

血污粘附在袈裟上,眼里也尽是血丝,狼狈不堪。

“…方缘…”那小僧低声喃着。

墙角的阴影里,有什么轻微一动:“……了无?!”

他惊诧地转过头去,见那人靠墙坐着,手边还放着不离身的酒坛,靠近几步,还能闻见若有似无的酒香。

“你,还好吗?”了无蹲下身子,拨开他额前的落发。

方缘笑着抬起头,”挺好的,能跑能跳,就是……有点累了,坐这儿歇歇脚。”

他又去摸他覆在眼上的黑布:“为何瞒我?”

“嘿嘿,你现在才想,太晚了……”他灌了口酒,“了无,我瞒你的事多了去了。”

“哎……”

这是方缘第一次,听见了无叹这么清晰的一口气。

“我背你回家。”

“洛阳……失守了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前路荒芜,月隐星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至此,沉重的话题告一段落。

感觉自己已经开不动车了_(:3」∠)_

I WANNA GO DIE

  11
评论
热度(11)

© 五分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