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糖
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
 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四)

打从了无说出那句“永远不会”,方缘做事愈发恣意起来,就差爬到那颗亮晃晃的光头上去了。

和尚的确不曾食言,任由他喝酒生事,揍遍城内黑心富贾,骂遍仗势欺人的贪官兵痞。当然,揍是套麻袋的揍,骂是掩了面的骂。

并非是方缘有畏惧,只是近些年来,他和了无收养了许多无父无母的乞儿。也谈不上收养,他们仅仅是修缮了一间破庙,让这些孩童有了个归处。

纵使如此,也不能让这些乞儿因自己平白挨揍吧。

 

而遵着诺言,从未失信的了无,终究也是有了今天。

他立在床畔,两手垂在身侧,一手依旧执着佛珠,另一手攥着一张薄薄的布帛。几近将那布帛给攥穿了。

布帛上只书寥寥三字。

我去了。

了无闭上眼,从丹田长出口气,仍是觉得怒火难消。他一脚撩起地上长棍,一式六合扫出,掀得满室尘灰,更是惊得屋里乞儿瞪着眼睛直往墙角缩。

他不知火从何起,明明……是去助朝廷平叛,明明……

“了无大师,你……还好吗?”

有个胆大些的乞儿怯生生地望着自己。

是了,他不曾生气,更不曾在这些孩童面前疾言厉色过,今日,是怎么了……

不过是不告而别罢了。

这破庙里的孩子们始终需人照看,方缘习了笑尘诀,想来也是能打上几招的,再不济,方缘他向来是能跑的。

了无啊了无,你有什么可担心的。又不是那铁口直断的算命人。

 

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,安禄山于范阳起兵,一路南下,如今听得战报,已是兵临洛阳。

“我是从洛阳来的,不管那是不是有我的家,我也不愿那狗贼踏进城中一步。”

自方缘中午时分,从老板娘赵云睿那儿听得此消息,一摔酒坛便想拔腿走了。

“坐下。”了无匆匆赶到茶馆,将他按回凳上:“去又何用?朝廷贪腐多年,你单看那些望风瓦解的县令,便该知这洛阳一仗,终是赢不得的。听了无说一句,大唐现不会被灭了,是,百姓会遭苦难,但往后仍是会得偿还的。一切均得从长计议,切莫意气用事。”

“了无……”

方缘讷讷地喊了声,被酒醺迷的眸子里映着了无的倒影。

那乞丐仍是笑得和当年初见时那般好看。

“狗屁佛法。”

一声笑骂之后,方缘轰然醉倒在地。了无双手打横将他抱起,一步步走回破庙。

天空渐渐暗了,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。冬雨,格外阴冷,刺得人生疼。

脖颈处不知是否让溅大的雨珠沾湿了去,凉丝丝的。


  10
评论
热度(10)

© 五分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