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糖
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
 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三)

充大哥的念头一生,便疯长了七年。

方缘却始终没能赶上了无的步子,论身高,他永远矮了那一截,怨得都成了心病。

而不了此病、无晓此情的了无和尚,依旧日日化缘,夜夜诵佛。

他盼这天下能少分疾苦,了无战乱。

如今乃是天宝六年,玄宗怠政,耽于贵妃美色。辟千里贡道,独运荔枝,只为博美人一笑。

朝中奸臣专权行事,群小当道,互相勾结。仅知搜刮民脂民膏,世间怨声载道,可这民声终究是传不到庙堂之上的。

  

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长安城外,仍是那兵痞不住得甩着棍子,驱赶附近的乞儿,也依然是那声佛号,悠悠绵长。

“怎么又是你这秃驴!!”官兵怒不可遏:”你能别再跟着老子了吗!“

这么多年,这秃子像是阴魂不散一般,明明不曾绕在自己身后,但凡他一动手,就能响起一声阿弥陀佛。

了无和尚捻着珠串,但笑不语。

方缘提了壶酒,从城里跑来,冲兵痞一瞪眼:“怎的了!”

“爷爷爷,全他妈是爷。”官兵啐了口,摇着脑袋走回城门口。

白驹过隙。

当年那个蜷在地上任打任踹的乞儿,如今已长开了去。更不知是在哪里学了些拳脚功夫,一根短棒耍得虎虎生威。他被这乞儿套麻袋揍了一顿不说,还被反绑双手,丢在那秃驴的身边,关了整整一夜。

天地良心,他可再不想受这罪了!

 

“了无,你脾气到底有多好?”

方缘看着那兵痞的背影好半晌,突兀地问了他。

佛珠在指间停滞,了无看向他,眼里无悲无喜,冷彻深邃:“不知。只是师傅曾道——一念嗔心起,火烧功德林。而《金刚经》又载——一切得法于忍。故此了无从小便不晓那些瞋痴。“

他与了无在一起七年,未曾见过他火起的样子。就连那日方缘将欺压他们多时的官兵扔到他面前的时候,了无也是现在这般,拨转佛珠,不嫌口干地说着他和官兵永远都不会听懂的佛法。

那串念珠是菩提根制的,那么多年的盘转,珠子越加温润沉静。而了无就同这串念珠一样,似乎愈发令自己读不懂了。

方缘撇着嘴蹲在一旁,安静了好会儿,才将酒壶里的酒一饮而尽:

“了无,你会生我的气吗?“

“不会。”和尚垂眼看向那个永远比草垛还凌乱的脑袋,佛珠在指腹上捻了许久,方拨开去。

“永远吗?”

他抬头瞅他,纵使被有些污乱的额发挡着,晶亮的眸子还是能清晰地看见那人的倒影。

方缘等了好久,了无依然没有答他,只好又问。

“了无大师,你永远都不会生我的气吗?”

一百零八颗佛珠转到了尽头,了无似乎是叹了口气,将珠子又一颗颗回拨起来。

“嗯。永远不会。”


  11
评论
热度(11)

© 五分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