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成为加班汪
(´இ皿இ`)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 
 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二)


孩童们的友情一向来得恣意,不过一晃神的功夫,小乞儿便揽着那沙弥,哥俩好地坐在道旁。

原因无他,只为小沙弥听得乞儿腹中传来一声长鸣,老成地叹了口气,从怀里掏出块沾了些沙硕的馍饼,递过去:“吃吧。”

乞儿连续几日没讨着铜板了,官府济民的稀粥更是少得可怜,根本经不住这长身体时的消耗。他一见着吃食,立刻狼吞虎咽起来。

“你慢些。”

小沙弥又给了他个水囊,里头却也没多少水了,可怜巴巴地,一口便喝干了。乞儿抬头刚想与他说些什么,就见那双眼睛,看着自己手中的馍饼发直。

装什么慈悲。他在心里腹诽着,手里却掰下一块还与他:“吃不下。”

那小沙弥接过来,宣了声佛号。低头啃馍饼,三两下就吃完了。

乞儿意犹未尽地将嘴角的碎屑舔进嘴里,躺倒在地,翘起二郎腿,惬意悠悠地问他:“小秃驴,你好好的庙宇不待,往外跑什么?”

“阿弥陀佛,方丈圆寂,香火皆被官府征走,师兄们均被遣散还俗。小僧自幼长在庙里,无亲无故,无俗可还。只得下山化缘,不求教化众生,但求……”

“停!我说你这小秃驴,说话这么难懂,难怪人说、说、算了!管他们说什么。”乞儿撑起脑袋:“你叫什么?”

“小僧法号……”

“不是法号!是名字、名字!”

小沙弥拨佛珠的手一顿,似是很费力地在回忆些什么,末了摇了摇头:“不知。”

“嘿,真是奇了,我这孤儿尚且有个名,你怎的除了法号,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?”

“阿弥陀佛,小僧亦是方丈在一个雪夜里捡来的,书有名讳八字的红纸,让雪给糊了,一化便什么都没了。小僧不曾执念名姓。”他起身,双手一合冲来时的方向深深一拜:“方丈只赐我法号了无”

“了无?有意思。”乞儿躺也躺不成形,敞着身子,翻覆了几下,伤口又疼了几分,终于不动了:“我叫方缘。”

“相逢即是缘。阿弥陀佛,施主幸会。”

灿阳里,那小乞儿笑得欢畅,笑容里还能见着缺了一角的门牙。不过很快他又笑不起来了。

“你几岁了?”他站起身,拍拍尘灰。

“刚至幼学之年。”

“哦。”乞儿正巧瞥见了地上的影子,猛然抬头,“你,站过来。”

小沙弥依言站到了他眼前,他登时不淡定了。

“……什么玩意儿……刚十岁就……”

刚十岁就比自己高了半个头……

这、让虚长一岁的他怎么充大哥呢?


10 May 2016
 
评论
 
热度(10)
© 五分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