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糖
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
 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一)

开元末年,均田制崩毁,流民倍增。

长安之外食不饱腹者比比皆是。官道旁常见乞儿们被官兵舞棒驱赶,不带半分怜悯。

此时,烈日当空,这乞儿已是第三回挨官兵的棍棒了。瘦骨嶙峋的身子,似乎只剩了一层皮囊。他熟稔地蜷起身子,护住要害,任那官兵狠揍。一次次地痛击,直敲得他身上累累红痕,见不到半点好地儿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和那些老态龙钟的声音不同,这声佛号宣得青涩稚嫩。乞儿眯着眼,透过蒙在眼前的脏乱发梢,望向那人。

是一个小沙弥,右手捏着一串佛珠,左手捧着一只缺了口的旧瓷碗,站在逆光处。一席袈裟不光破旧,还大了好几份,后摆拖曳在地上,沾了不少尘灰。没被掩住叫上,趿着一双草鞋,磨得透坏了,左脚还露了三根指头在外面。

乞儿在心里嘲弄地笑开了,这看起来比自己都小上几分,多不过十岁的小毛孩,装什么心怀慈悲的和尚?

“施主缘何如此暴怒?佛有四谛,其……”

“嘿,你这小秃驴,当自己是那什么、什么菩萨了?多管什么闲事!”那官兵说着,便提脚冲小沙弥蹬去。

他没有慌张,右脚朝后一撤,身体微让,就在乞儿都大瞪了眼睛,以为他要躲过这一脚时……小沙弥也真的避了开去,不过是在撤步时,踩上一块圆石,重心不稳崴倒在地上罢了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”

官兵捧腹大笑,几乎乐得背过气去:“就你这样的!哈哈哈哈!还学那些和尚来管闲事?滚回你的破庙里,掂量掂量自己到底几两重吧!”

他蹲下身,捏着小沙弥的腮帮子,左右拍了几下,又冲地上的乞儿啐了口:“别再让老子瞧见你在这条道上晃悠,你要是还不听,下回见到了,老子就把你扔进护城河喂鱼去!”

乞儿似是怕了,抖着身子蜷紧了几分。直到见那双干净的军靴走远了,他才龇着牙坐起来。

一旁的小沙弥还后仰着呆坐在地上,望着那官兵的背影愣神。

“不会摔傻了吧?”他方一抬手,便觉得一身酸痛如潮水般涌来。旋即不再关心小沙弥了,揉着伤处骂骂咧咧起来。

小沙弥慢慢醒了神,扭头看向他:“污言秽语,该打。”

这便是小沙弥与小乞丐的初遇。

烈日当空,各显狼藉。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懒惰、不定期更新 -p-

旧文虽然很久没更,但真的不会坑掉的,相信我嘤嘤

 


  14
评论
热度(14)

© 五分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