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成为加班汪
(´இ皿இ`)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 
 

#北南#——雪糕(装成二哈的大灰狼X假作狐狸的小绵羊)

笔力下降,随便糊糊。昨天发的被贴了红牌,索性就从头改了下。明天贴图上肉,今天是小引子给大家打打牙祭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  今年寒潮来得凶猛,实属多年罕见。北方正在屋里撩着褂子舔雪糕,恰好听见新闻里说南方那儿下雪了,他突生一股子好奇。




  近来趁年年暖冬,使劲嘲讽自己没有魔法防御的南方,现在也不知是啥样儿。




  三两口解决了雪糕,北方兴致盎然地订了张最快飞到南方那儿的机票。




  




  窗外雪花不大,夹着雨往下落。热岛效应太过严重的城市,已经连年不见积雪了。可这不妨碍阴沉沉的寒气钻人骨子,最近气温实在冻得骇人,饶是南方有着一身浩然正气,也不由冲这寒潮低了头。




  近日楼里水管冻爆了,就连附近澡堂也无一幸免,想去酒店开间房洗个热水澡暖和下吧,有水的酒店全线客满。




  这南方吧、又有些洁癖,一天不洗澡,浑身像是长了虱子般难受。他忍不住去供水点接了些水,烧热了来擦身子,还没擦完呢,喷嚏就一个接一个地打了起来。昏沉沉地拿温度计一测,得——38.4℃。




  他只得怂怂地窝床上,裹着条厚厚的羊毛毯,又打了30℃的空调,抱个装满热水的杯子子,哧溜哧溜地吸鼻涕。




  门铃声响,南方赤着脚想往外跑,才蹿了几步就哀嚎倒回床上,实在是太冻人了。老老实实穿了双毛茸茸的地板袜。只是这会儿,门铃都快让人按炸了。




  “来了来了!哪家快递啊,投诉!”嘟嘟囔囔地开了门,就见门口像是多了扇黑门板似地杵了个人。




  妈妈啊,这北方怎么来了。




  




  北方站在门口眼睛瞪得贼圆,他来的时候让南方楼道里的薄冰给滑了个跟头,额头青了一块,正恼着,跟前的门就开了。




  “……”北方愣得半晌没说出话来。




  这样的南方百年难得一见啊。




  他向来不肯示人的额头,今天终于露了出来,刘海被皮筋绑了个洋葱辫,高高翘着。脱了眼镜的南方变得软糯了起来,一下下地戳着北方的小心脏。


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

  南方的声音嗡嗡的,脸颊通红,羊毛毯还要滑不滑地挂在身上,勾下了些许居家服的衣领。细长的锁骨像是美味的羊肋,挠得北方想抱着就啃。




  不等南方合上门,他就一手抱住了他,熟悉的味道就直击头皮:“发烧了?”




  他身上还残留着屋外的凌冽的寒气,刚一靠近,南方不自觉就往他身上贴了贴。




  “烦人。”嗡声骂了句,他攥了攥毯子往卧室里走:“没魔法防御的人,大冬天跑我这来干嘛?”




  “来看看有魔法防御的你,今年是个什么样。”




  话没说完,北方就遭到来南方的眼刀攻击:“你!”




  字才吐了一半,他就让北方吻了个结实,土匪般的扫荡行径,让南方节节败退,平日就不是对手,更别说混噩噩的现在。




  “我给你带了礼物。”他砸吧砸吧嘴,眼睛亮闪闪的:“铛铛铛。”




  虽说南方一直知道北方这个缺心眼的傻白甜个性,肯定选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但是!他没有想到!这个家伙!会冬天给他带!雪!糕!更没有想到!在知道自己发烧之后!还会拿出来!附赠一张“求表扬”的期待脸!




  南方努力克制住自己,好让那白眼不要翻得太过分了:“谢谢。”









28 Jan 2016
 
评论
 
热度(19)
© 五分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