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成为加班汪
(´இ皿இ`)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 
 

【原创】【耽美】【心挺脏】Just for one night 36

  男人把醉鬼安置在副驾驶座上,将他两只手重新拷在了车顶的安全把手上,高高扯着。

  严泽肚子里翻涌地厉害,冷汗森森直冒,醉得再厉害,也是隐约觉得哪里不妙。

  可兰威早就安置妥当,替他带上眼罩,塞上口枷,看着那衣衫不整的人儿满意地点点头,身材还是不错呢。

  突然脑中灯泡一亮,他又跑到后排的工具箱里找来一对猫儿和两个乳丨夹,轻车熟路地安装完毕。严泽早就受不了刺激,含糊不清地口申丨吟着,无法吞咽的口水就顺着嘴角滑落下来。

  “嘘……”他坏心眼地冲那小小的耳蜗吹气。

  看不见,说不了,动不得,严泽的耳朵敏感异常,让兰威这么恶意撩丨波,更是口申丨吟连连。

  兰威笑着做回驾驶座,开车走人。


  BOY离兰威家并不远,只是这日益拥堵的交通,是每一个驾驶员都头疼的。

  特别是在S市的晚上,你还用着手排被堵在内环的情况下,那条抽筋的左腿,和那颗狂躁的内心都特别的让人抓狂。

  然而今天的兰威一点都不急,他甚至希望车可以更堵一点。因为副驾驶座上的玩具,非~常~可~爱。

  灌丨腸丨液早就撕裂了他残存的意识,严泽满脑子只想赶紧得到释放,可车刚启动就刹了、刚停下又启动地,来来回回的惯性让身后的塞子缓缓钻了进去。被异物充斥的感觉可以慢慢习惯,一波又一波的阵痛简直折磨地他衣衫尽湿。这还不算完,温热的唾液不断顺着口角下落,滑到胸口时已是冰凉,本来,这搔丨痒也就这样而已,偏偏红点让乳丨夹挤得红肿要命,就连被衣襟刮着都能让他喘息好一会儿,更别说这种冰凉的水珠。

  兰威心情很好地敲打着方向盘,这些愚民都不懂手排的美。

  

       正好三十分钟,距灌丨腸开始,至严泽被抱到兰威家的马桶边:“你还记得我是谁吗?”

  眼罩被扯下,他不适地眨了眨:“唔…”

  “别撒娇,”兰威笑着拿起靠在墙角的竹制鞋刷,丝毫不留情地抽在他的大丨腿丨更部:“记得就说记得,不记得就说不记得。”

  严泽很努力地想了想,点头。

  “很好。”男人替他解开手铐,“记住现在的话,这都是你要负责的,知道吗?”

  根本等不及听兰威再说什么,严泽手忙脚乱地扯开月丨工丨塞,坐上马桶释放自己的肚子。

  他耐心地等他解决完毕,然后一手拽紧他的头发,往一旁的淋浴房里丢去。

  真是相当地自说自话呢……

  要是让黄生看见兰威现在的笑容,保准瑟瑟抖着做三天,不三十天噩梦。

  只可惜,严泽他不知道呢。


  残暴的事儿不宜多叙,且看被小灰狼给骗上楼吃地毛茬都不剩的大绵羊,顺着墙滑坐倒了地上,汩汩丨白丨氵丨虫还从那粉丨嫩的小口里涌个不停。

    秦宇真的是半根手指都不想动:“杨…淮安……”

  带着颤的沙哑嗓音,不管说话人的本意是多么的咬牙切齿,都不能唤醒那头禽兽的半分恐惧。

  “欸。”神清气爽的人儿将软丨棉绵的大男孩抱进怀里:“不要太夸奖我,我会害羞的。”

  “他妈你说好戴T的呢!”连指他鼻尖都放弃了,秦宇算是看穿了,这个小他五岁的男人,真是不把自己榨干就不消停啊。

  杨淮安立时换了张二哈的专属卖蠢表情:“我刚喝醉了,所以忘记了嘛……”

  醉你丨妈X!

  不想再去数落这个男人多么的不要脸了,他任小灰狼替自己拾掇干净,嗯,连自己的油都吃干净的那种拾掇。躺在床丨上一个转身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满意地在老绵羊的额头啵了一口,小灰狼摇着尾巴就下去关心自己可怜的下属了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自我消沉,被各种外界因素影响导致消失了好一阵。

实在是抱歉!总之,最近的话可能会稳定地开始日更了{?}

心中CP千千万,还是喜欢我们家淮安QAQ

男友力爆棚好么

虽然剧情中二了点,但是还在看的你们,实在是太感谢了(鞠躬

03 Oct 2015
 
评论(4)
 
热度(3)
© 五分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