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成为加班汪
(´இ皿இ`)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 
 

【震京】 夜 1

  • 这个没有肉……明天才有肉

  • 好像患上了不絮叨就会死病

  • 这章只是交代他们怎么遇见的,想直接吃肉的看明天的就好了_(:3」∠)_

初春的夜晚还有几分寒意,特别是在南方,并不怎么冷得厉害,可那股潮湿的阴寒总让人觉得比冬日更难捱。

吴憬裹了裹身上的大衣,加紧脚步往家里赶。

必经之路会穿过一个幽长的地道,近几天地道里的灯都坏了。偏远的地儿根本不见有人抢修,黑黢黢一片。

他的手机恰好不带闪光灯,只能将就着点亮屏幕探路,荧荧闪闪的光平添几分恐怖。他没意识到自己的呼吸愈发急促,而当吴憬在微弱的光芒中看见一双脚,再定睛一看却什么都没有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,粗着嗓子骂了句操。

“嗒”有什么滴入了地里,在安静到诡异的黑夜,那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响,却像是用千斤锤敲响在了心尖上。

吴憬没敢回头,摒着呼吸往前走,脚下的步子渐渐乱了,眼看就要走出地道,只听身后“砰”地一声巨响,他寒毛倒竖,装着胆子慢慢转身。

地上到这一个人,一身迷彩服,他可以闻见一股熟悉的血腥味。

迟疑片刻之后,吴憬还是蹲下身子,将趴着的人翻了个面。

那个人满面血污,面色惨白。他就着惨淡的手机光仔细检查了下,腹部中弹,没有贯穿伤,似乎也没有伤及重要的器官。这出血量,现在叫辆120应该也来得及……

正当他迟疑着想播急救电话,那人居然倏地拍开了他的手,将手机拍到了地上。

“卧槽。”

周围又是一片浓厚的黑暗。吴憬想摸他的手机,不料却摸到了那人的手。似乎也是沾上了血,黏糊糊的触感,还是改变不了那只厚实长了些茧子的手,依旧骨节分明的事实。

他着了魔一样还想继续摸两下,枪口就隔着大衣顶上了他的后腰。

“咳,哥们啊,别、别、这玩意儿容易走火。你你你、你赶紧放下啊。”放开那只正在被自己轻薄的手,吴憬也不管这么黑的地儿,那人能不能看见他的动作,双手合十拜了拜:“我、我上有八十岁老母、下、下有……”

冰冷的枪口又往里头顶了几分,“家里有人吗?”

“没、没。”

“走。”

 

身后的人应该捂着中弹的地方,走得并不快,每跨一步应该都能扯到伤口,那滋味可疼了。

吴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到家的,刚合上门。那人就缓了一口气,抵着门板滑坐在地上。

“美工刀、酒精、针、线、毛巾。”他用微声手枪指着他,眉头紧蹙,死死咬住下唇,努力让自己不要再晕过去:“快!”

呆呆站在那儿的人如梦初醒,匆匆跑进里屋一阵翻捣,又将玄关处的一盏落地灯搬到了饭桌旁。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快,恩, 至少90每分钟了。

驾着受伤的男人进屋,吴憬在他诧异的目光下把他按到了长桌上:“我是医生。”

他犹豫了一下,自发躺到了桌上。明晃晃的灯光就打在他脸上,刺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“麻醉药我没有,你……”

“没关系。”

男人闭着眼睛,看不见那双漂亮的眸子让吴憬有些遗憾,深吸口气赶走了多余的念头,他戴上手套开始仔细的观察伤口。

他可以感觉到医生的动作很快,身体里的子弹不过多时就被取出,似乎是确认没有残片了,那个医生又熟练地缝合起伤口。

“咳…兵哥?”

方才没有注意,他的声音挺好听的,清亮清亮的,让人心里暖洋洋的。

“张桢。”

头昏沉沉的,毕竟失血不少,张桢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。

“嘿嘿。”医生笑了笑:“我叫吴憬。”

缝完伤口,再打上一针抗生素,吴憬抹了抹脑门上的薄汗,这才发现这个兵哥似乎睡着了。

 

21 Mar 2015
 
评论
 
热度(24)
© 五分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