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糖
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
 

【震京】古风 架空 08

※震京,通篇谐音名


※有点苏?雷戳叉


※其实吴京比张震大两岁……


※明天继续,别嫌弃我字少QAQ用pad更不容易啊…


08

听完这句“以身相许”,张桢只觉得鼻腔一样,两股涓涓红泉就涌了出来。

吴憬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,旋即哈哈笑了起来:“你、你、你!”

话还没说出来,他就见张桢红着耳根,一脸愠怒地向自己靠近一步,肩上两捆柴片往地上猛地一掷,他拽住自己的领口,往上提了几分:

“我怎么了?”

看着他挂了两条红面,还眯紧凤眸直瞪自己的样子,吴憬想笑地不行,只是可惜,这会儿他没笑出来。

张桢在鼻头一抹,冲眼前勾引了自己多时的殷红软唇,吧唧吻了下去。

算不上是吻,他只是贴着吴憬的唇瓣捻了捻,刚准备分开,就被环住了脖子。

“呆子。”

吴憬眼带娇俏地斜他一眼,伸舌舔上张桢微显干涩的嘴唇,稍一用力就撬开了他紧张不已的牙关。滑软的舌头在张桢齿间转了一群,总算戳上了他兢惧不已,毫不动弹的软舌。温暖的滑腻触感让黑豹子吓直了眼。

张桢比他还小上一些,只是常年独居谷底,性子沉闷,长得也是老相。谷里除了小鹿,就剩野兔,飞雁,哪有时间懂这些东西。吴憬就不同了,怎么也是做过将军的人。行军打仗这么久,兵士也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郎,这军营里兜兜转转,能见识地少吗?

看着吴憬眼底笑意渐浓,甚至还挑衅地吸咬自己的唇舌,黑豹子终于是被激起了本能,张口啃住他的下唇,像是进食一般将唇瓣向外撕扯。反客为主的进攻让吴憬有些招架不住,那条在自己口腔里攻城掠池的舌头搅得他害怕,从唇齿到呼吸都像是被他占有了去。

懂得太多的吴憬不禁想到,要是换个玩意儿,换个位置……他真的能活得下来吗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 *・ω・)✄╰ひ╯ 没写红烧肉,就把吻戏写得XX点吧

肉和清水是分支,从07开始不一样。。。摸上电脑详细说。。。

明天应该就能看见肉啦,吃肉的小伙伴明天见!


  28 9
评论(9)
热度(28)

© 五分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