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成为加班汪
(´இ皿இ`)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 
 

【震京】古风 架空06

※震京,通篇谐音名


※有点苏?雷戳叉


※其实吴京比张震大两岁……


※明天继续更…别嫌弃我字少QAQ用pad更不容易啊…


06

说起来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,张桢的小屋里只有一张床。

原先为了照顾吴憬的伤,张桢是和小鹿睡一起的,这阵子他伤势好转,掐指算来,自己已经和张桢同榻而眠好几日了。

虽说床铺小了点,倒还能容两人同时平躺下。今天那人不知抽了什么风,又抱着枕头往小鹿那儿走。

吴憬侧躺着,支起脑袋瞅他:“你干嘛?好好的床不睡,去和小鹿挤什么?”

他心口一堵,恼怒地将枕头扔到草垛上:

“我乐意。”

语毕大步流星地出了屋子,对月抚琴去了。

天晓得张桢发得什么无名火,吴憬朝小鹿莫名地眨眨眼睛,一头雾水地缩回被窝里。


月色皎洁,繁星点点。

张桢一席黑衫,锦缎上没有复杂的花纹,月光就顺着他挺直的背脊,一泻而下。他蹙着眉头,手下琴声也是渐重,并非杂乱无章,只是…

眼前挥之不去的光裸身躯,缠了他一下午。并不是没见过吴憬不着寸缕的样子,伤重的时候,换药擦身都是自己一手代劳的,当时也没有如现在这般不能忘怀啊。

他不敢在细想内里因果,铮铮琴音终于让他心静不少。

背琴回屋,就见在眼前烦扰了一下午的人,仰躺在床上,酣然入梦。

琴还没放稳,张桢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咕哝:

“唔…快睡…”

吴憬揉着眼睛撩开被角,轻轻拍了拍身侧的位置。

他内心爆起一阵哀嚎,好不容易驱赶走的身影,又换了个不同的样子侵入——领口微开,锁骨漏了一截,半遮半掩地藏着。他脖颈细长,喉结上下滚了滚,惹得自己也跟着咽了口唾沫。

“快点。”

兴许是冷风钻进了被窝,吴憬语气里多了几分催促。满含困意的眼睛让他揉出了泪滴,挂在眼尾,烛光下更显透亮。

他就像是被点了穴一样地立在书案旁,直勾勾的眼神在他身上一一扫过,最后滑入掩盖着的被里。

娘的!

这回,是张桢骂的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们,不推荐,不喜欢,后两篇热度越来越低,简直伤心(手动再见)。我写得那么烂了吗,嘤嘤。还是说继续看的人就剩这点了吗Q_Q


20 Feb 2015
 
评论(21)
 
热度(74)
© 五分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