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成为加班汪
(´இ皿இ`)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 
 

【震京】 古风 架空

※震京,通篇谐音名


※有点苏?雷戳叉


※其实吴京比张震大两岁……


※晚上继续更,有人看的话……


01

十六踏沙场,十八远名扬,弱冠之年杀四方。

吴憬自问无愧朝廷,无愧黎明百姓,可他万万没有想到,朝臣里竟有半数视他为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跟随自己多年的副将剑身一抖,直指他的心房:

“将军,对不住。”

“好一场雪,”吴憬昂首望天,泰然自若,仿佛两人不过是夜赏雪景:“愿来年,五谷丰登,国泰民安。”

副将的剑尖刺入他本已破损的胄甲,绽开一片殷红血花。他随力一退,坠入了万丈深渊。


烛火摇曳,琴声悠扬,憩息在旁的小鹿忽然抬起了脑袋,耳朵微动。

张桢叹了声,止琴道:“去看看。”


扑朔的雪花险些将那人全埋了,他皱着眉将他抱回屋里,安放在唯一张床上。那人伤势不轻,从绝壁坠下,还留了条命很是不易。

处理完伤势天际已经渐白,张桢也没歇,又替那人煎了药、熬了粥,这才伏在桌边睡了。

吴憬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,桌上小碗热气袅袅,而一旁伏案浅眠的男人倏地睁开眼睛,像只警惕的黑豹。

“醒了?”

张桢端起药碗, 吹了吹:“先把药喝了。”

床榻陷了半厘,扑面而来的,还有腥苦的药味。他微微别开脑袋:“先…放那儿吧。”

立在床尾的小鹿看到主人小心地扶起了那个人,然后突然捏住他的鼻子,一股脑将难闻的汤药灌了进去。

“咳咳咳。”

小鹿歪着脑袋,走出房的主人唇角微翘,那是……笑了?

吴憬咳得全身疼,刚缓过劲,那人又端着碗进来了:

“甜的。”

白粥里有几颗枸杞,看上去很是喜人,他舀了一勺细细吹过,这才喂到自己嘴边。

“我自己来。”饥肠辘辘的人很快就喝了个干净,吴憬舔了舔嘴唇:“多谢相救,吴某将铭记于心,来日……”

来日什么呢?自己又哪儿来的“来日”?

手里的碗被他拿走了,那人一身黑衣,逆光下,他的背影宛若渡了层金箔:

“张桢。”


19 Feb 2015
 
评论(16)
 
热度(56)
  1. Pinobo五分糖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喜欢!大年初一又震出了一对cp哈哈
© 五分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