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成为加班汪
(´இ皿இ`)
常年失踪。
挖坑稳定,填坑不定。
攒钱旅游ING
♪(^∇^*)
 
 

啊…我、我发誓今天会、会码点字的…
(一条日夜搬砖的咸鱼)die m(_ _)m

27 Apr 2017

从不指望你懂

 
15 Feb 2017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十)

“我实在是看错你了!”

了无提着那乞丐,又舍不得一把扔到地上。两人滞闷半晌,他已有些脱力。

忽的,手中一轻,方缘用脚尖点着地,又痞痞地笑开了:“怎地?你这番是为了显摆比我高的这一分半寸吗?“

僧人不语,紧抿着唇,又将他往上提了些。

“啧。就你这脾气,普天之下,除了我,大约是找不到第二个人如我这般……”

他张了张嘴,没说出半个字,又缓缓闭上,脖子一歪,如泥一般软了下来。

“……”了无一愣,险些吃不住受伤的重量:“方、方缘?”

他抖着手探向乞丐鼻间,许久未觉呼吸。了无终于慌了神,将人放在地上,颤巍巍地伏到方缘胸口去听他心跳。

伴着有力的“咚咚”声传来的,还有那从鼓膜一路穿透直...

17 Jun 2016

我站傅余……

嗯,超喜欢老傅,除了他贩毒这一点,哈哈

17 Jun 2016

好了,昨天在网吧玩了个屁股,今天自己家不能登录了(微笑

待我做个运动,洗个澡。

一边听H抓,一边把结局更掉……如果,在十二点前能写完的话……

 
16 Jun 2016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九)

方缘还没能适应如此的黑暗。

没有半点光亮的、绝对的黑暗,简直比遇见了无前的人生更绝望了几分。

他抬手,按了按眼睛。刻骨的痛,那刀横斩而过后,他只看见了一瞬间,漫天而下的猩红,接着他砰然倒地,万物归入虚无。

方缘以为自己就要死了,有人踏着他的背向前跑着,耳边回响的厮杀声,不知何时渐渐淡了。

他应该是昏了过去,脑海里走马灯般闪过那些过往。

“方缘。”

“方缘。”

“方缘。”

那个和尚是方缘生命中的希望,永远带着炙热的光芒。那些过往里都是了无,那些了无都是希望。

是了,他只留了三个字给了无,他还有许多话没和那榆木疙瘩说明白呢!方缘啊方缘,你怎么敢倒在这儿?

指头微微曲了曲,方缘摸...

12 Jun 2016

苏州。
等着龙虾,听着歌。
爽☆〜(ゝ。∂)

 
10 Jun 2016

请假

明天、后天不更新,_(:з」∠)_

出门好小伙伴面基,如果11号时间多,我就更两章~\(≧▽≦)/~啦啦啦

08 Jun 2016

摸鱼的时候就喜欢给主页换模板……

结果发现我这个近乎纯发文的模式,根本没有什么模板好看的……

喜欢的模板都要带图的。人生艰难

08 Jun 2016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八)

“施主切莫胡言。”那和尚明明面起红痕,偏强摆出镇定自若的样子,轻声一咳:“小僧一直将你视作亲友,并愿这情长此以往地延续下去。”

“但我不愿。”

方缘一语掷地,猛然将他一拉。两手圈住他的腰,埋在他的肩头:“我不愿只做你的兄长。了无,我真的,喜欢你。”

他愣愣的杵在方缘怀里,滞闷了好几秒:“你且放开我。”

“好。”方缘应了,容他摆正身子,又伸手摸摸了无光溜溜的脑袋:“该剃了,头发要往出长了。”

了无正被他三声喜欢给砸得晕乎乎的,这会儿讷讷地哦了一句。

就一句。一个字。

哦。

方缘立时捉了机会,扣着他的脑袋往自己脸前送。凭着记忆里的轮廓,一口吻了下去——正中红心。

这头的了无还没回...

07 Jun 2016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七)

晴空万里,微风轻拂。

小僧正盘腿坐在破庙里静静冥思。

忽然一阵疾风呼啸而来,倏地在他眼前停下来。

“我我、我!”那个半大的乞丐箍着他的肩,大力摇晃起来:“芳儿、芳儿他亲我!”

这声声控诉,嚎得了无眼皮直跳:“施主!!自重!!”

“我自重啊!是芳儿他亲我的!我我我!!我我不喜欢她!!”

方缘委屈地都快哭了。

谁要喜欢那个人啊!他他他,他喜欢的明明是、明明是……

了无见他撇着嘴角红了眼眶的可怜样,叹道:“无论怎么说,那都是姑娘家,亲你得花多少勇气?你就这么跑回来了?”

“我、我!”方缘噎了半天,终于憋出一句:“了无!你就这么想让我和姑娘家黏黏糊糊吗?”

这话说得似乎哪儿不对,但...

05 Jun 2016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六)

“了无,你有害怕的事吗?”

波光粼粼的湖面,两少年就躲在岸边的树荫里偷闲。哦,不、偷闲的只有一人,那小和尚依旧低声颂佛,被烦透了才会答上一句,比如现在:

“师傅说,心无求,则无欲,心无欲,则无惧。”

方缘躺在地上,嚼着草梗子,盯着他瞅了半晌,一蹭一蹭地枕上他的腿:“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你比芳儿好看多了。”

要问芳儿是谁?那可是城里出了名的美人儿。

了无手里的佛珠突得一滑,险些要脱出手去:“休得胡言!”

“我可没瞎说。”方缘咕哝着,眼里除了有些愠怒的僧人的倒影,再无其他了“那大胸大屁股的,看得就让我腻味。”

他正正心神,不再去搭理他,又兀自开始静修。

殊不知,腿上的人儿睁开眼睛,...

04 Jun 2016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五)

万事皆空的了无,最终还是未能放下心。匆匆安顿了乞儿们,好生嘱咐之后,一路赶往洛阳。然而……迟了……


天宝十四年十二月十二,洛阳失守,安禄山纵兵抢掠,毁尽繁华东都。

他不眠不休地赶来,堪堪抵达洛阳城郊却听得如此战报,脚下踉跄,忙用长棍柱地,稳下身形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了无向那仓皇而逃的难民一合礼:“施主,洛阳城里……”

“让开让开!别挡着道!”

“哪还有什么城!”

“城里没有活人了!”

“大师你也赶紧走吧!“

“大师!不可往城里去啊!”

“大师!”

“大师!!”

“了无,我和你说,我好像有个喜欢的人了!”

方缘蹲在路边,折了根树枝在沙地上瞎划拉着:“你说...

01 Jun 2016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四)

打从了无说出那句“永远不会”,方缘做事愈发恣意起来,就差爬到那颗亮晃晃的光头上去了。

和尚的确不曾食言,任由他喝酒生事,揍遍城内黑心富贾,骂遍仗势欺人的贪官兵痞。当然,揍是套麻袋的揍,骂是掩了面的骂。

并非是方缘有畏惧,只是近些年来,他和了无收养了许多无父无母的乞儿。也谈不上收养,他们仅仅是修缮了一间破庙,让这些孩童有了个归处。

纵使如此,也不能让这些乞儿因自己平白挨揍吧。


而遵着诺言,从未失信的了无,终究也是有了今天。

他立在床畔,两手垂在身侧,一手依旧执着佛珠,另一手攥着一张薄薄的布帛。几近将那布帛给攥穿了。

布帛上只书寥寥三字。

我去了。

了无闭上眼,从丹

22 May 2016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三)

充大哥的念头一生,便疯长了七年。

方缘却始终没能赶上了无的步子,论身高,他永远矮了那一截,怨得都成了心病。

而不了此病、无晓此情的了无和尚,依旧日日化缘,夜夜诵佛。

他盼这天下能少分疾苦,了无战乱。

如今乃是天宝六年,玄宗怠政,耽于贵妃美色。辟千里贡道,独运荔枝,只为博美人一笑。

朝中奸臣专权行事,群小当道,互相勾结。仅知搜刮民脂民膏,世间怨声载道,可这民声终究是传不到庙堂之上的。


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长安城外,仍是那兵痞不住得甩着棍子,驱赶附近的乞儿,也依然是那声佛号,悠悠绵长。

“怎么又是你这秃驴!!”官兵怒不可遏:”你能别再...

15 May 2016

最打击自信的莫过于和阅读量不成正比的热度
囧rz……
是真想骂lofter有病……
以后直接自娱自乐罢了……

11 May 2016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二)


孩童们的友情一向来得恣意,不过一晃神的功夫,小乞儿便揽着那沙弥,哥俩好地坐在道旁。

原因无他,只为小沙弥听得乞儿腹中传来一声长鸣,老成地叹了口气,从怀里掏出块沾了些沙硕的馍饼,递过去:“吃吧。”

乞儿连续几日没讨着铜板了,官府济民的稀粥更是少得可怜,根本经不住这长身体时的消耗。他一见着吃食,立刻狼吞虎咽起来。

“你慢些。”

小沙弥又给了他个水囊,里头却也没多少水了,可怜巴巴地,一口便喝干了。乞儿抬头刚想与他说些什么,就见那双眼睛,看着自己手中的馍饼发直。

装什么慈悲。他在心里腹诽着,手里却掰下一块还与他:“吃不下。”

那小沙弥接过来,宣了声佛号。低头啃馍饼,三两下就吃完了。...

10 May 2016

【剑三】【丐佛】佛曰(一)

开元末年,均田制崩毁,流民倍增。

长安之外食不饱腹者比比皆是。官道旁常见乞儿们被官兵舞棒驱赶,不带半分怜悯。

此时,烈日当空,这乞儿已是第三回挨官兵的棍棒了。瘦骨嶙峋的身子,似乎只剩了一层皮囊。他熟稔地蜷起身子,护住要害,任那官兵狠揍。一次次地痛击,直敲得他身上累累红痕,见不到半点好地儿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和那些老态龙钟的声音不同,这声佛号宣得青涩稚嫩。乞儿眯着眼,透过蒙在眼前的脏乱发梢,望向那人。

是一个小沙弥,右手捏着一串佛珠,左手捧着一只缺了口的旧瓷碗,站在逆光处。一席袈裟不光破旧,还大了好几份,后摆拖曳在地上,沾了不少尘灰。没被掩住叫上,趿着一双草鞋,磨得透坏了,左脚还露了三...

08 May 2016

窝甚至没有点更新只是刚好手机软件全部重新安装然后世界就变了

之前我没注意阅读量……看到之后,心塞ˊ_>ˋ

Yvette:

扼喉:



1.推荐不算热度对创作者打击太大。
2.阅读数和热度的强烈对比下对创作者的打击更大。
3.新logo太丑。
4.首页显示评论太糟心。
5.个人主页不按月份排版更糟心。
6.推荐作为分享文章的重要渠道请把它放在显眼的位置。
7.手机客户端能复制文字了,那原创者的权益怎么办?
8.说到原创者权益,不得不说请增添拒绝转载的功能选项。
9.没有人想要一个qq和微博结合的充满山寨气息的low到底的lofter。


还有 以下意见针对客户端 针对每一版本的客户端
希望能取消双击点赞。
希望能改变字体大小...

05 Feb 2016

关于更新后的几点不适。

真的没有以前好用了ˊ_>ˋ

明昭北往:

01.喜欢和通知分开了,取消了热度但增加了阅读数。


对此我的理解是,“喜欢”更能体现作品的受欢迎度,但是把“推荐”放在“三个小点”里面十分不方便。



02.粉丝数公开


幸亏可以隐藏,不然我就...



03.个人界面改版


个人界面趋向于微博,虽然背景都很好看,但失去了lo之前的特色。况且文章按月份分类取消了,显得很杂乱,失去了“记录时间”的意义。



04.logo改版


恕我眼拙,不甚喜欢。



05.阅读界面改版,可以看到评...

04 Feb 2016

#北南#——雪糕...完(R18。装成二哈的大灰狼X假作狐狸的小绵羊)

  “谢谢?”北方一笑,利落地关上门,抱起南方就往里闯,活脱一个强抢民……男的案发现场。

  “南,你知道吗?发烧了就该让自己散散热。“他满目诚恳地将南方放到床上,继而开始脱衣裳:”比如,多做些散热、发汗的事儿。

  南方正晕叨着呢,北方就已经把自己扒溜光了,眼里闪着绿光地向他摸来。

  毛茸茸的地毯袜第一个惨遭毒手,两只袜子刷拉一脱,他葱白的脚丫子就受凉地缩起。北方见惯了他戴眼镜的精明样子,冷不防让他这弥蒙闪烁的眼睛一瞪,本来只打算恐吓人的北方,顿时心猿意马。

  粗粝微凉的手掌顺着他圆滑的小腿肚,一寸、一寸地往上挪。南方用另一只脚磴上北方的脸,却被可耻的家伙从下至上地舔了脚心。...

29 Jan 2016

#北南#——雪糕(装成二哈的大灰狼X假作狐狸的小绵羊)

笔力下降,随便糊糊。昨天发的被贴了红牌,索性就从头改了下。明天贴图上肉,今天是小引子给大家打打牙祭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  今年寒潮来得凶猛,实属多年罕见。北方正在屋里撩着褂子舔雪糕,恰好听见新闻里说南方那儿下雪了,他突生一股子好奇。



  近来趁年年暖冬,使劲嘲讽自己没有魔法防御的南方,现在也不知是啥样儿。



  三两口解决了雪糕,北方兴致盎然地订了张最快飞到南方那儿的机票。



  



  窗外雪花不大,夹着雨往下落。热岛效应太过严重的城市,已经连年不见积雪了。可这不妨碍阴沉沉的...

28 Jan 2016

又被发牌了。。。。我ˊ_>ˋ

 
28 Jan 2016

吃撑了来问问,大家战#南北#还是#北南#?


明天晚上看答案,哪个多炖哪个的肉ˊ_>ˋ
对不起我又懒惰不更新了。。。
눈_눈逃走

26 Jan 2016

还差的远

 
12 Jan 2016

做了一个非常悲伤的梦

10 Jan 2016

平安夜快乐(。ò ∀ ó。)

自家蠢猫已经不会走路,躺在地上直打滚了(ಡωಡ)hiahiahia

24 Dec 2015

【原创】【耽美】【心挺脏】Just for one night 37

  屋里的人儿哪能知道自己的点儿能这么背,眼见着文件已经在传输着,兔子小姐缓了口气,正赶着毒瘾又犯上来,她从包里摸了支针管,又熟练地给自己绑上皮圈,拍出静脉。
  针刚扎进去,药还没推一半,门外就响起了钥匙的声音。
  “咔哒”,兰威一边转锁一边还在纳闷,今天那俩兔崽子不知道抽了啥风,还能带上脑子把宿舍门给锁了。才抬头,就见黄生的女友在下铺上拘谨地坐着,双眼微红地看向自己。
  “Amy,你怎么来了?”
  “咳,我、我来给黄生取些资料……他忘记带走了、急着要。”Amy把衬衣的袖口给钮好了,又看看电脑,“就快好了。”
  兰威一边脱下外套,一边装作不经意地道:“大黄也不知道和我说声,有什么我给他送不就好...

21 Dec 2015
1 2 3 4 5 6
© 五分糖 | Powered by LOFTER